堕落的人妻1 10雨柔(我出差把怀孕妻子交继母照顾,不久家里生变故让我措手不及(下))

堕落的人妻1 10雨柔(我出差把怀孕妻子交继母照顾,不久家里生变故让我措手不及(下))
我出差把怀孕妻子交继母照顾,不久家里生变故让我措手不及(下)

我出差把怀孕妻子交继母照顾,1月后家里发生个变故让我措手不及(上)

赫连晟睿叹了口气,仿佛无限惋惜一般,说:“柔儿怕是吓到了,我想说什么,柔儿不明白吗?你的夫君如今在番地厮杀,这番地是块硬骨头,也是皇上的心头大患,只要能活着回来,等着他的就是功勋,是嘉奖。

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知道阿泽的本事,待他回来,开牙建府是指日可待,柔儿终于不用待在这赫连府上,受委屈了。”

说完,赫连晟睿又笑了起来,可这笑容却是阴冷得很,不等雨柔开口,他接着说:“只是,战场上,刀枪无眼的,谁知道我那弟弟,有没有命活着回来呢?”

这样的威胁,雨柔听得多了,也明白了赫连晟睿话里的意思,很是平静的说:“只要你不插手,阿泽,自然能活着回来,而我也同你说过了,大不了,我陪着他一起走,连带着孩子一起,终是离你们这些人远远的了!”

“柔儿性子倔强,我是知道的,我在意你,自然是不会这样做,我知道你同他生死契阔,为了你,也不会要他的命,可是不知道,若是让皇上知道他里通外敌,手上拿着的,又是曾丞相的亲笔书信,又会是什么情况呢?”

雨柔瞪大了双眼,瞬间便想通了一切,她了解赫连晟睿,他说这话,定然是有把握的,这样想来,他能算计到这,那若是真的能帮他走到这一步的,必得是那番地的君王。

“你,分明是你里通外敌,你……”

赫连晟睿一笑,快步走到她面前,说:“果然还是柔儿了解我,见你有这样的反应,也不枉费我费了一番的算计,你可以与他同生共死,是不是也要让曾家一样与他同生共死呢?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实在算不得正人君子,尤其是面对你的时候。”

6

雨柔因为担心,连夜回了趟娘家,可到了家里,却见着父亲没有什么异样,她想着赫连晟睿再如何有本事,父亲也不是毫无招架之力的,几日来也就不甚在意这件事。

可是,没过多久,父亲竟被皇上狠狠骂了一顿,还被罚了一年的俸禄,这下雨柔明白了,要对付父亲的,不只是赫连晟睿,分明是皇上。

而赫连晟睿只是借着风,让父亲摔得更惨而已。

就在这时,赫连晟睿派人递来了话,让雨柔想通了便去找他。

想通,她要怎么想通?

难不成,赫连晟睿还能让皇上变了想法?

雨柔不信,数着日子,终是熬到了孩子落地,疼了一天一夜,拼了命,才生下了一个儿子。

可她只觉得身子不好得很,那孩子离开她的身体后,她只觉得轻松,不过一会儿,她体内又开始传来那撕裂的痛。

雨柔只觉得天旋地转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人冲了进来,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梨花带雨的说:“夫人,不好了,朝上传来消息,说爷勾结番地逆臣,意图造反,已经被就地处决了!”

雨柔本就虚弱得很,一听这话,只留着力气半撑着说了一句什么,便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过了很久,雨柔只觉得在梦里,轻飘飘的,她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

天阴沉沉的,街上人已经不多了,她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可是又觉得有什么引着她,将她引到了街上。

“姑娘,进来坐坐吧。”

突然,有个声音叫住了雨柔,雨柔寻声看去,却见着一个白衣女子正在眼前,那女子不施粉黛,看着清冷得很,可那双眼睛,却是透着妖艳的光。

“姑娘,进来坐坐吧。”

那女子又说了一次,雨柔就抬脚进了那屋子。

屋里只有悠悠的烛火,一只银灰色的猫儿趴在柜台上,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或许是看见她进来,那猫儿抬头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为何,雨柔那猫儿的眼睛很是渗人,她下意识的想要退后,却听见身边的女子道:“南托。”

语音一落,那猫儿就不再看她了,而是摇了摇尾巴,跳下柜台,向着院子走去。

“姑娘莫怕,南托性子野了些,但是不会伤了姑娘的。”

雨柔点点头,这才看了女子一眼,自言自语:“这梦真得很啊。”

说完,雨柔却听见女子用惊叹的语气道:“姑娘,原来你以为是在做梦啊,这可不是梦,是真的,我这玉华阁,可是姑娘梦不来的。”

7

雨柔,是难产后,血崩而死。

魏梓荣让稳婆做了手脚,事后又派人去传递了假消息,赫连泽自然没死,可这些话本就是说给雨柔一人听的,待雨柔断气,谁又会知道这些呢?

说到底,当时在房里,除了彩蝶,谁敢违背了大夫人的意思。

只是,雨柔死后,没能去到阴曹地府,而是被玉娘唤到了玉华阁,这些,魏梓荣自然不知晓了。

现下,玉娘将这一切说与雨柔听,雨柔虽是难过,却也还算镇定,她没想到这个嫂子会如此心狠手辣,可是,她更伤感,若是赫连泽回来见她不在了,该要伤心死了。

“你的夫君伤不伤心我是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能不能回来,还说不定呢。”玉娘看穿了雨柔的心事,并且直接戳破了,雨柔先是惊讶玉娘的厉害,转头一想,一个可以召来她魂魄的人,自然厉害。

只是:“姑娘这话……雨柔不明白。”

“你该明白的,如今你死了,赫连晟睿怎么会放过你的夫君呢?而你的父亲,也迟早会被拉下马,你同他这么久的情分在,你会不知道赫连晟睿是什么样的人吗?”

她知道,她自然知道!

赫连晟睿在战场上虽是所向披靡的将军,可私下里的手段实在也是下贱的,以往她都仗着自己,同他虚与委蛇,当初她不顾父母反对嫁给赫连泽,她的父亲也不愿意帮赫连泽一把,否则,夫妻俩人也不会过成这样。

可她实在没脸面,去求父亲的帮助,却不想还是因为自己,害了夫君,还害了娘家。

“姑娘有话直说吧,你将我唤来,怕也不是可怜我,同情我吧。”

玉娘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么聪明的人,不用她多说。自然是最好的。

“这世上可怜的人太多了,姑娘你,委实算不上多可怜,只是姑娘聪慧,我也就不绕圈子了,你的夫君,我能救他,还能让他得到他应得的一切,你的父亲,我也能助他,并且,那个威胁了你几年的赫连晟睿,我也能让他一败涂地,这些,与我而言,都不是难事,只是,不知道,姑娘能用什么来换这些呢?”

换?

“我已经是一缕孤魂,能有什么换的呢?”

玉娘一笑,那本是乌黑的眼眸突然溅起妖冶的红光来,她说:“有的,如果姑娘愿意,便用你这一缕孤魂,助我一臂之力吧。”

说完,她拿出一根玉簪,那玉簪是一株并蒂的菊花,通体洁白,没有一丝杂质。

“姑娘若想好,便滴一滴指间血在花蕊上,对着花蕊许愿,自然能心想事成……只是姑娘身子还在府里,却是有些难办啊。”

8

赫连府上出了些怪事。

赫连嫡系赫连泽的正房妻子,难产亡故,却在众人都以为她断了气的时候,突然睁开双眼,就在大家都吓得以为她活过来的时候,她却是咬破了手指,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玉簪,冲那簪子上滴了一滴血,随后,便又断了气。

没过半月,赫连泽大胜归来,可同时,他竟将番地的君王给带进了宫,指证赫连晟睿里通外敌,意图谋反。

天子震怒,赫连晟睿当即便被革职查办,不过三日,赫连府上下全下了狱,唯独留下华阳公主一人,守着空了的赫连府,疯癫发狂。

而赫连泽,因为立下大功,顶替了赫连晟睿的职位,只是那世代而来的爵位,却是废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觉得一切都是算好了的,而赫连泽,在妻子已经空了的灵堂上,泣不成声。

他不明白,为何在他濒临死亡时,天降神兵,救了他,那个银发少年,告诉了他赫连晟睿是如何勾结逆臣,又如何陷害他,派人在战场上暗下杀手,又助他一夜之内攻破敌城,生擒逆贼。

赫连泽知道那银发少年不会是人,他亲眼见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幻成一缕青烟时,四周还环绕着少年的声音。

去玉华阁,去找玉娘……

待他回京,满心欢喜去见雨柔,等待他的,却是妻子故去的消息,若不是那襁褓里啼哭的婴孩,赫连泽真想跟着去了。

彩蝶将那晚的事都告诉了他,又想起那少年走时的话,他多方打听,才找到玉华阁。

那时已经春暖花开了,他拿着那花蕊红透的玉簪,走进玉华阁,第一眼看见的,却是那银发少年,他刚想开口,便听见一个女人道:“南托,可是你的客人来了?”

南托皱着眉头瞪了赫连泽一眼,也没说话,气冲冲的往后院去了,玉娘笑了一下,倒是大大方方的邀请赫连泽进去。

“将军难得来,怕是要问我许多事,坐下说吧。”

赫连泽是想问,却不知道该问什么,玉娘见他这样,也不为难他,直接开口道:“那就我来告诉你吧。”

半盏茶的时间,玉娘说完,赫连泽没有回答,他低着头,手里握着玉簪,过了好久,他突然站起来,一字一句坚定的对玉娘说 :“我不要这功名利禄,你把我的雨柔,还给我。”

玉娘眨了眨眼睛,随后轻笑一声,很平静的说:“还不了,她,死了。”

尾声

赫连泽最后还是走了,玉娘告诉他,当雨柔来到玉华阁时,她已经死了。

玉娘还说:“‘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你的妻子,为你求来的,是泼天的富贵和地位,你该不要辜负了她才是。”

只是,她永远都要被锁在那烛台上,成为那不灭的魂火,永世不得超生了。

当然,这些话,玉娘不会同他说的。(作品名:《满城尽带黄金甲》,作者:德合。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ichen30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3分钟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