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幺(“周窈爱世界,陈许泽爱她”《十三幺》云拿月)

十三幺(“周窈爱世界,陈许泽爱她”《十三幺》云拿月)

《十三幺》作者:云拿月

49章完结

主角:周窈X陈许泽

标签: 变态大魔王X乖巧小青梅、青梅竹马、救赎治愈

你知道十三幺吗。 是一种麻将胡牌的方式,很特别。 在这幅被称作“十三幺”的牌面里,总共十四张牌,只会有两张,完全一样。一模一样那两张,将会组成唯一的一副对子。 有,且只有一对。


原文文案:

陈许泽有个小名,听说是出生前,陈奶奶和周妈妈在同一个牌桌上先后摸到了十三幺,于是周窈和陈许泽,她占“幺”字,他占“十三”。

得知他们曾经有过口头上的娃娃亲,损友差点没笑死。

陈许泽沉闷冷漠,桀骜自我,对谁都不屑一顾。周窈安静乖巧,在他那待遇稍好,但也只是别人得他一个字,她能得他一句话的区别。

有天某狐朋狗友突然神秘兮兮来道:“昨晚我不小心撞见他们在角落说话,周窈喝太多醉得过头,一口亲在陈许泽下巴上!”

损友大惊:“完了,这下他们得绝交!”

“绝不了。”狐朋狗友顶着一脸世界崩塌的表情,摇了摇头,“陈许泽沉默了三秒,我听到他说——”

“说什么?”

“——再来一次,往上亲。”


小编碎碎念:

看了男女主小时候的故事,就会发现他们的青春岁月和一般小说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青梅竹马不同,他们经历的都是家人同学的凉薄和世上的恶意,他们是相互扶持相互取暖长大的。每次伤心难过,一回头就发现对方陪在自己身边,他们是值得对方对自己的好的,十八年的相识陪伴的默契互动,流畅自然,没有人能插入到他们之间。

我不是什么善良的烂好人需要被拯救,你也不是。我不怕把我内心的龌龊让你看到,你也是。

周窈为了保护陈许泽过失杀人的事实,不想让陈许泽涉及一点危险,认下自卫杀人;陈许泽为了永绝找周窈麻烦的后患,自己动手断掉中指,把人送进监狱。

大家都以为女主是柔柔弱弱小白花,其实女主纯粹又阴暗,面对来自他人的恶意,她不会圣母心发作说什么原谅他们吧之类的屁话而是和男主默契地毫不留情地反击,在男主的面前永远不需要有任何隐瞒和伪装,自己在意的想要的喜欢的东西,永远不会让给任何人,包括陈许泽。

男主的人设绝了!我太爱了。男主是我只对你没有洁癖,别人动了你,我就要她的命;对所有人都淡漠,却把你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上;你永远不是谁的替代品,对于我来说,你独一无二;永远不问缘由不问对错,站在你身边支持你;懂得你所有的不甘失落和痛苦,陪着你保护着你;和你有关的所有事情我都不会忘记。

陈许泽见她哭过三次,第一次是两人九岁目睹陈许泽父母双双出轨,周窈想拥抱他,被他无意推下山坡受伤,周窈在医院没有怪他,哭着告诉他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一个橙子味的拥抱他记了一辈子;第二次是她以为他落水,毫无顾忌在众人面前哭着破脚冲向陈许泽;第三次是陈许泽被人在巷子里寻仇,陈许泽让周窈走,周窈冲上去帮他,周窈哭着看陈许泽的伤。

我好喜欢迎念啊,成绩优秀,性格彪悍,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绿茶装柔弱,我哭得比你还大声。特别仗义 喜欢美女,第一眼看见周窈就喜欢她亲近她保护她 ,别人说周窈跛脚坏话她就挺身而出教训那些人“你厉害,你跑个八百米冲刺,拿不到冠军也是废物点心”“动你就是跟我过不去”还有点鸡蛋卷那里,霸气侧漏啊,她还常常亲女主,陈许泽忍无可忍地问江嘉树他妹妹的取向是不是不正常,啊啊啊啊,我真的没想到,陈许泽最大的情敌竟然是个女的,哈哈哈哈哈。


节选片段:

片段1:走着走着,迎念给周窈发来消息,周窈拿出手机一看,道:“念念说让我明天下午去她家玩,顺便教她写作业。”

又是这个借口。

周窈失笑,立刻回复她的消息,两人聊得十分开心。

被忽略的陈许泽目视前方,状似没有看她,只抿唇,说:“你教她不如教我。”

周窈怪道:“你哪用我教啊。”

“她第一你都教,我第三你为什么不能教。”

周窈低低笑出声。


片段2:周窈点的是一碗面,默默吃着,忽地,陈许泽递给她一张纸巾,“脸上沾到酱了。”

“啊,哪?”

“脸颊。”

周窈不疑有他,接过纸擦拭脸颊,擦完一看,纸上却没什么痕迹。

“再过去一点。”陈许泽说。

于是周窈听他的,又擦了一遍。

下一秒,陈许泽干脆抽出纸,直接往她脸上擦,对着她脸颊某一处搓了又搓。

周窈愕然,“沾、沾到了那么多酱吗?”

陈许泽一本正经,“嗯。”

一旁的江嘉树咬着面条,默默看了他们许久。

——周窈啊,还是太好骗了。

她那碗面是清汤,一点酱都没加,脸上哪会沾上什么酱汁?

陈许泽也是,他真的看不懂。这人用纸巾擦的地方,分明就是迎念亲过周窈脸颊的位置。

不过是亲了一口,就一口,陈许泽都快把周窈的脸皮擦破了!

这人啊,真是越来越有毛病了。


片段3:陈许泽和江嘉树在迎念家附近打球,回去之前,照旧把周窈叫出来见了一面。江嘉树很识趣,让出空间,给他们俩单独说话。

见周窈唇上涂着唇蜜,陈许泽蹙了下眉,“什么东西”

“啊,你说这个啊”周窈指了指嘴唇,笑着说,“是迎念的啦,她拆了一根新的唇膏,大家涂着玩,我涂的是第一遍哦”

陈许泽看了两秒,说“涂到边上去了。”

“有吗”

他不说话,伸出食指在她唇角一抹。

两人闲话几句,周窈和他告别,小跑回迎念家。

陈许泽却没动,站在原地,很久很久不曾挪一下。他垂眸盯着手上那一抹唇蜜,缓慢地,将食指递到自己唇上,轻轻伸出舌尖,舔过那一口那香甜。

四下安静许久。

陈许泽转身要走,突然发现斜前方,江嘉树抱着篮球站在那,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我什么都没看到”

“就是路过”

“我路。。。”

整个人洋溢着三个字求、生、欲。


片段4:陈许泽走进房间,在木地板上稍站,盯着床上的手机无言看了许久。而后,他淡淡吐出一口气,重新躺回床头,支起一条腿,抬左手臂挡住眼睛。

这次他没有戴耳机,直接将耳机和手机孔连接的地方拔掉。

手机里,是孱弱娇柔像是撒娇一样哼哼唧唧的呢哝声音。

熟悉的人都听得出,那是周窈的声线。只是和平时不同,带着病意,多了勾人的软绵。

整个房间里都是周窈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叫他的名字

“许泽”

“陈许泽”

他闭着眼,微昂着头,手臂挡住了眼睛前所有光线。他抬起另一只手,顺便将屋里的灯也关掉。一切陷入黑暗之中。

没有人知道,他绷紧着身体,从微蜷的脚趾到勒出些许的血管筋脉,他难受,又有点难言的愉悦。

“许泽我疼”

“许泽”

“疼”

在那撒娇般的声音里,陈许泽绷紧全身,艰难地咽了咽喉咙。

能让他暴躁狂郁的人,只有一个她。

而能让他炽欲旺盛的人,同样只有一个。

陈许泽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

这场和周窈有关的病症,或许,这辈子都将无法再痊愈。

“周窈爱世界,陈许泽爱她”《十三幺》云拿月

图源晋江,出版名,侵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ichen30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3分钟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