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一彻(岸田内阁改组,后安倍时代的权力洗牌与“革新”)

铃木一彻(岸田内阁改组,后安倍时代的权力洗牌与“革新”)

澎湃新闻记者 陈沁涵 王昕然

奈良枪响的巨大震荡激起日本政坛一场风暴,岸田内阁支持率连跌不止,失去领袖的保守势力陷入困境,永田町(日本国家政治的中枢所在地)迎来后安倍时代的权力洗牌。

岸田内阁改组,后安倍时代的权力洗牌与“革新”

当地时间2022年8月10日,日本东京,在内阁改组之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中)出席自民党办公室举行的自民党高层会议。视觉中国 图

8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改组内阁并调整自民党人事,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公布了新内阁成员名单:除首相本人,原内阁班底中的外相林芳正、官房长官松野博一等5人将继续留任;有5人再次入阁,包括替代岸信夫出任防卫相的滨田靖一,以及新任数字相的河野太郎;另外有9人首次入阁。正因如此,岸田的此番调整堪称“内阁大换血”。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岸田文雄10日就内阁改组和自民党人事任命表示,我们在国内外都面临着战后(指二战)最大困难,为突破困境,政府和执政党的团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岸田文雄原本计划在9月初进行内阁改组,但由于近期内阁支持率降至其上台来的最低点,加之安倍去世后自民党内最大派阀安倍派领袖空缺,多名内阁大臣又卷入“世界和平与统一家庭联合会(原名“统一教会”,2015年更名,下文简称“统一教”)丑闻。在此背景下,岸田提前重组内阁,着眼长期政权。

内阁的新人与老面孔

当下,岸田内阁的新阁僚和自民党领导层面临遏制新冠疫情蔓延,以及控制物价、确保能源稳定供应、加强防卫力等政策课题。就此,多家日媒将此次岸田组阁的焦点放在了“重视经验”这一方面,尤其是在应对经济、安保等重点课题上。

在与这类议题相关的职位中,除外相林芳正、财务相铃木俊一、经济再生相山际大志郎留任之外,负责应对疫情和物价走高的厚生劳动相和应对国际形势的防卫相则是有相关经验的资深人士被岸田委以重任:担任防卫相的滨田靖一曾在麻生内阁(2008年至2009年)任同一职位,而被其委任为厚生劳动相的加藤胜信则是第三次上任该职。

值得一提的是,时事通信社报道称,卸任防卫相的岸信夫将被任命为负责安全保障的首相辅佐官。今年年底前,包括日本国家安全战略在内的三份安全文件将进行修订,有政府内部人士透露,岸田希望借助岸信夫的见识和能力完成此项工作。

再次入阁的五人中还包括出任经济产业相的西村康稔、数字相的河野太郎和经济安保相的高市早苗,他们均曾在内阁及自民党高层中担任要职,朝日电视台也评价称这是较为“稳固”的阵容。

日本放送协会(NHK)的报道指出,新的人事任命体现出岸田想要集结有经验人士之力、克服目前日本面临的国内外重要议题的想法。同样,尽管河野和高市曾在去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与岸田形成竞争态势,也有观点认为他们的此次入阁说明了岸田欲求党内和谐。但另一方面,共同社报道也指出,岸田此次安排高市上任流露出其对保守派的拉拢,让河野的出任则似乎是意在获得广泛的党内支持,确保自己两年后在党总裁选举中的主导权。

此次内阁人事调整的另一焦点在于诸多“新面孔”的登场,有9名官员首次入阁,包括出任少子化担当相、现年41岁的二阶派所属众议员小仓将信、出任总务相的寺田稔等。NHK报道分析称,对小仓这类“内阁新人”的任命可以看出岸田延续了此前积极起用年轻骨干人士的态度。《每日新闻》的报道也指出,多名官员首次入阁体现了岸田的“革新”之意。

重组后的内阁共计19人,在10日阁僚名册公布后,内阁将在皇宫举行认证仪式。日媒分析指出,从此次内阁改组与自民党高层人事中可看出岸田稳固政权基础的用意,包括如何处理最大派系安倍派、吸纳非主流派等。考虑到派阀平衡,岸田此次改组也体现了较为“严谨”的整体形象。

与“统一教”撇清关系

在考虑此次内阁改造人事安排事时,岸田文雄首先申明个人与“统一教”无关,同时要求内阁成员公布自己与“统一教”及此类“在社会中存在争议的组织”的关系。他之所以如此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安倍晋三的遇刺让“统一教”与日本政界的关联成为了舆论焦点,甚至引发了有关宗教团体与政党存在不正当关系的讨论。

共同社报道称,部分内阁成员与自民党议员与原“统一教会”的关系接连遭曝光,被认为是岸田内阁支持率下滑的原因之一。

安倍遇刺后,枪击案嫌疑人山上彻也向警方供述,他对“统一教”怀有恨意,原本计划刺杀该教会高层,由于难以实现,改将枪口对准与“统一教”关系密切的安倍。随着调查的深入,“统一教”进行“集体婚配”、“强迫捐款”等罪行曝光,而该教会长期支持政界人士选举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在内阁改组之前,岸田内阁中多名阁僚与“统一教”有联系。据NHK报道,前内阁防卫相、安倍胞弟岸信夫在7月26日的记者会上公开承认“曾与‘统一教’方面的人员有往来,并在选举时接受了对方的帮助”。前国家公安委员长二之汤智、前文部科学相末松信介、前少子化担当相野田圣子也都承认与该教会有关联。

据《每日新闻》报道,在原先岸田内阁中,与“统一教”以及相关团体有联系的7人都被撤换了职务,包括防卫相、文部科学相、国家公安委员长、经济安全保障担当相、少子化担当相、环境相、经济产业相,其中原经济产业相萩生田光一改任自民党政调会长。

萩生田光一是安倍派成员,也被视为安倍的心腹。日本政治评论家有马晴海曾对日媒表示,“萩生田非常忠诚,若安倍首相说他是白人,即使他是黑人,那么他也是白人。”萩生田的去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岸田对待安倍派成员的态度。

派阀间的权力分配

从派阀角度来看,岸田此次内阁改组和党内人士变动仍然顾及了派阀平衡,他自己所领导的岸田派以及安倍派和麻生派均有4人入阁,茂木派3人、二阶派2人、无派阀者2人、公明派1人。

关于自民党“党内四役”的调整,政调会长由萩生田光一(安倍派)担任,干事长茂木敏充留任(茂木派),原选举对策委员长远藤利明(谷垣派)改任总务会长,原总务会长代行森山裕(森山派)改任选举对策委员长,4人中3人来自非主流派阀。《产经新闻》分析称,岸田希望通过最大派阀和非主流派阀共担党内要职来建立互相合作和牵制的党内架构。

据日媒TBS 10日报道,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岸田的人事安排可能还暗藏分裂派阀的意图,例如他启用河野太郎担任数字担当相,尽管河野属于麻生派,但是麻生派领袖麻生太郎并没有提出希望让河野入阁,而且两人在去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曾发生分歧。岸田再次将河野召入阁内,或许是为了防止麻生太郎获得更大话语权。

安倍派成员的去留是此次内阁改组的另一大焦点。岸田在去年10月安排人事时,启用了4名安倍派成员入阁。《产经新闻》8月8日报道称,安倍生前曾表示,希望有5名安倍派成员入阁,同时安倍派干部还向岸田政府传达信息,希望至少确保安倍派占据自民党“党内四役”中的三席。

尽管岸田并未增加安倍派在内阁和自民党内要职的比重,但其任用与“统一教”相关团体有联系的萩生田光一为政调会长,仍然是顶住了不小的舆论压力。目前安倍派会长的继任者人选仍然不明晰,该派面临分裂风险。岸田周边人士向日媒透露,首相为了安倍派的稳定和政府的稳定,似乎慎重考虑了权势人物间的平衡。

责任编辑:胡甄卿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刘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ichen30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3分钟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