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化(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两极化(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2020年秋季,由谷歌前CEO施密特领导的智库“中国战略组”就炮制了一份题为《非对称竞争:应对中国科技竞争的战略》的报告。报告建议由美国牵头组织12个国家组成的“T-12”论坛,共同促进科技发展的规范和价值观。

报告建议美国在科技领域针对中国开展“非对称竞争”,并认为两国在科技领域的“脱钩”与“分叉”有利于美国。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3月1日,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向国会提交了一份长达756页的报告最终建议报告。报告建议美国国会对中国芯片制造技术“收紧命门”,限制中国采购制造先进计算机芯片所需的设备,并与日本、荷兰等关键国家一同制定对华芯片制造设备出口许可政策。

与中国科技“脱钩”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就在美国甚嚣尘上,但美国想与中国在科技上完全脱钩并不容易。即便是在芯片制造领域,美国也难以与中国完全“脱钩”。但中美数字经济上“脱钩”,从而形成两大集体则是完全有可能的。

事实上,在网络方面,美国不可能允许华为与中兴进入美国;而美国也没有相应有实力的企业在中国铺设网络。

在数字平台方面,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京东,甚至人畜无害的TIKTOK也遭到美国的拒绝和围堵;而美国的谷歌、脸书、推特、亚马逊等网络平台也已经或将要离开中国。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一、中美两极格局已经形成

2019年是中美两国竞争格局形成的起点,也是世界两极格局形成的标志性一年。国际格局是由大国之间的实力对比和战略关系所塑造的。

目前的国际实力对比表明,中美是世界两个最强大的国家。2019年军费支出,美国超过7000亿美元,中国超过1700 亿美元。而军事预算排名第三的国家——印度,其预算仅为 609 亿美元,不到美国的1/10 ,略超中国的1/3。

2019年,美国和中国的GDP分别,超过 21万亿美元和14万亿美元。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 GDP ,却只有 5.2 万亿美元,不到美国的1/4,略高于中国的1/3。

就外交实力而言,2019年美国和中国在正式外交关系和驻外使馆人员数量上均排在世界前两名。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中国还在赶超美国,而其他国家则与中美的距离越拉越大,世界两极格局将越来越突出。

二、中美已经成为全球数字经济的两个领头羊

在数字时代初期,网络空间对国家生存的战略意义,将比地球上的自然空间——陆地、海洋和空气——更为重要,而一个国家的数字优势会带来其在全球主导地位。

中美是两个数字经济大国,其他国家甚至欧盟也很难在数字经济上与中美较量了。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的一份报告称,中美在数字技术发展的许多领域具有领先地位,其他国家远远落后于这两国。

例如,中美两国占全球区块链相关专利技术的 75%,占全球互联网开支的 50%,占云计算市场的 75%,占世界前 70 家最大数字平台市场总值的 90%。

数字技术使得数据成为一种与自然资源有着不同特征的经济资源,数据作为一种新的资源,其消费量越大,其总量就越大,而自然资源则相反。由于中美都是人口大国,因此这种数字经济的马太效应还将使两国与其他国家的距离拉开。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未来唯一有希望的国家是印度,但由于印度没有统一的语言,这将极大限制其数字经济的发展。因此,印度在数字经济上也很难赶超中美。

由于中美可以轻而易举地利用新发明的数字产品和服务换取自然资源,这将导致俄罗斯和中东国家这样依赖自然资源出口的国家在与中美关系中影响力持续下降。

2019年美国从叙利亚撤军,是其从中东地区撤军的起点。为了与中国竞争数字经济,美国将会减少原本用来控制中东石油资源的投入,并且将其转到有助于数字科技创新能力的提高中来。

三、中美两大数字经济大国正在走向两极化分化

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主要由中美两国的公司构成,包括∶字母表、亚马逊、腾讯、脸书、阿里巴巴、网飞、普利斯林、百度、Salesforce.com 和京东。中美的数字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如同波音与空客两家公司垄断大型商用飞机市场一样。

中国或美国的公司基本上都无法到对方市场进行经营,这种趋势将加快中美两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两极分化。

中美在数字经济上走向极化,是由数字经济本身的特性造成的。

互联网和水电一样,已经成为人类现代生活的基本必需品,须臾难离。因此,国家的生存和安全都就镶嵌在网络之中了。网络防御、网络情报甚至网络攻击,已成为国家安全保障的日常工作。

网络攻击不仅发生于政府之间,更多发生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支持的黑客组织之间,网络防御已经成为政府和民间机构日常的主要任务之一。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此外,大多数的数字技术既可以用于商业目的,也可用于军事目的,例如人工智能。因此,数字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国家安全决策厌恶风险的性质,决定了国家在决策时势必增强对数字经济的管制。

出于对网络安全的担忧,必然会促使中美两国减少互联网和数字技术上的相互依存。因为互联网的相互依存,使得己方易受到对方战略行为的伤害。

除此之外,中美还将努力阻止其他国家获得各自的先进科技,同时减少对于其他国家的数字依赖。例如,中国在2020 年完成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部署,从而摆脱对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依赖。中国还准备建立另一套根服务器系统,这可能会使得全球互联网形成两个独立的系统。

美中数字竞争的焦点是 5G 技术,美国拒绝华为与中兴既是出于安全考虑,也是出于数字经济竞争,因为5G是数字经济的新引擎。目前,中国在 5G 领域具备了相对优势。正因如此,美国才以举国之力打压华为,并在全球封堵华为。

不难预计,美国科技脱钩战略的重心将是遏制中国的技术发展,特别是数字技术发展。脱钩战略的目的是减慢中国的技术进步速度,保持美国与中国之间有足够大的技术差距,从而维持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四、世界各国如何在中美两国之间做出选择?

中美在数字经济上的两极分化,势必影响到世界各国的选择。一般来说,世界各国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意识形态为借口,迫使盟友禁止使用华为 5G,但是只得到少数国家的积极响应。

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芬兰那些决定限制华为 5G 设备的国家,其决策的真实目的是出于对技术竞争或内政的担忧,而非出于意识形态考虑。

但由于中美都在争取更多的国家站到自己一边来,世界跟着中美在一定程度上分化也是难免的。美国全球排斥中国5G技术的同时,中国也在做工作。

2018 年 4月,中国政府发布有关建设“数字丝绸之路”的政策文件,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开展更多数字项目合作。中国将向那些由于价格或政治原因而无法获得美国技术的国家,提供网络安全技术。因此,中美在数字产品和服务的全球市场上,必然形成竞争。

面对中美数字经济的竞争的格局,大多数国家将从安全和经济两种利益考虑选择中美的数字产品。

中美两极格局已形成,虽不至于冷战,但数字经济将形成两大集团

一些国家可能采取一边倒的策略,如越南出于安全考虑拒绝了中国的5G产品。而有些国家则有可能在一般领域采用华为质优价廉的5G产品,而在关涉国家安全的领域采用西方的5G产品,德国很可能会这样做。

总体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发展中国家,出于经济原因更多选用中国的数字产品;而西方发达国家则出于安全和与美国的关系,更多采用美国的数字产品。世界将因此在数字经济中形成两极格局,但这种两极格局不是泾渭分明的,而是犬牙交错的。

中美数字经济的两极格局不同于美苏两极格局。美苏两极格局是以意识形态截然对立为基础的,最终导致冷战;而中美数字经济的两极格局与意识形态之争没有太多的关系,主要是以安全和经济为基础形成的两极格局。

中美不至于形成冷战,但却会在数字经济领域大致形成两大集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ichen30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