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重生(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都市重生(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大家好,我是冬日暖阳,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重生之实业大亨》作者:过关斩将

1984年,中国民营企业元年。这一年,海尔张总临危受命,接下了青岛电冰箱总厂的烂摊子;这一年,TCL李总在一个简陋的农机仓库,生产者录音磁带;这一年,万科王总准备用自己卖玉米赚到的钱,成立一家公司;同样是在这一年,重生后的李卫东蹲在车间的门口,琢磨着发财大计

精彩回顾: 黄河厂的招待所里,魏斌再次宴请李卫东,只不过这一次,作陪的全都是黄河厂的汽车工程师。

孔府菜大厨亲自上阵,又一次祭出了最拿手的一品豆腐,李卫东也再次品尝到这难得的美味。

济城人喝酒规矩很多,比如座位的次序代表着身份地位,要分出主陪、副主陪、主宾、副宾之类的。

敬酒的时候也要有个次序,主陪先敬酒三杯,副主陪再敬酒三杯,要是有三陪的话就轮到三陪再敬酒,然后是被宴请的宾客回敬。

虽说是敬酒,其实是整桌人一起喝,而且每次敬酒的时候还总得找个说法,什么祝愿世界和平之类的话,不能什么都话不说干喝。

等一圈人都敬完了酒,便到了一对一掰头的时间段,基本到了这个阶段,你要跟酒桌上每一个人碰个杯,喝上一杯。

这一系列规矩下来,少说也得大半斤白酒下肚,所以很多人说齐鲁大地上的人能喝酒。

实际上论“酒量”的话,齐鲁大汉还真不一定比得上草原上的汉子,但加上各种喝酒的规矩,草原上的汉子就真的比不过齐鲁人了。

草原上的汉子大碗喝酒,不管感情深不深都是一口闷,喝完了大家一起醉。

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重生2011》作者:独钓寒江雪

重生的许仁山,原本带着记忆购买了50倍的彩票,却与两亿巨款擦肩而过。原本,他可以凭着重生优势成功面试,成为一个公务人员,却是在遇到某个相亲的富婆时改变了主意。朝九晚五的公务人员,哪里比得上软饭吃香。......多年以后,百亿富婆,呵,他手下的资产每年正以百亿收益增加,单位是美元。

精彩回顾: 正当许仁山的手尴尬地停在那里想着要不要缩回来的时候,师玉璇强忍着奇怪的感觉,将那块知了肉吃进嘴里。

有一次性手套隔着,师玉璇倒是没有觉得卫生不卫生,何况对方是她的老公。

原本还以为味道会有些奇怪,结果用手遮着嘴的师玉璇发现竟然还不错。

微辣有质感,挺有嚼劲,是她以前从未吃过的感觉。

就是,肉有点少。

而她见到帅气老公竟然将剩下的壳放到嘴里吃完剩下的肉,想到什么的师玉璇脸色有些红彤彤的。

“来。”

见美女老婆竟然能接受,没有丝毫皱眉的迹象,许仁山随即又剥了一只递到对方嘴边。

剥下来的肉并不多,壳上还有些肉残留,许仁山自然不会浪费。

毕竟,知了壳上的肉也是肉啊。

“谢谢。”

再次吃下一只知了肉,师玉璇原本加快的心跳声慢慢平复。

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重生之似水流年》作者:苍山月

 一个伤痕累累的中年灵魂倒退回时光里,拥抱98年的斑驳阳光。蓦然发现,原来那时少年正好,岁月飘香。原来犯错才叫成长,青春可以如此飞扬...

精彩回顾: 齐磊静静地听着一帮同龄人的说教,低眉不语,颇有几分被吓住的羞臊。

  可实际上,齐磊是尴尬于这样一个怪异的场面。

  祸是他惹的,人也是冲着他家来的。可是,院子里叽叽喳喳站了这么多帮忙的,却是没有一个是为他而来的。

  换了谁都不会看不出这个尴尬的局面,甚至会因此而刺痛自尊,恨恨难平。

  可对于齐磊来说,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真的市侩吗?真的有心眼吗?

  一群假装成熟的小屁孩儿罢了。

  而且,对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有所期待,那一定比前世更加精彩吧?

  没过多一会儿,卢小帅他们三个男生烟还没抽完,齐家的大门咣的一声又被踹开。

  这回齐磊都不用看,唐奕和吴小贱一人拎着好几个发泡餐盒,迈着四方步进了院。

  俩人进院儿就一愣,这么多人?

几本超级好看的都市重生类小说,因为某种机缘回到过去,完成梦想

《稳住别浪》作者:跳舞

天堂打烊,地狱满员。所以,我留在人间当祸害呀……

精彩回顾: 初春的晚上,气温还是挺冷的,老孙身上紧紧裹着他平日里穿惯了的那件藏青色棉夹克,只是夹着烟的手指,远远看去,微微有些颤抖。

终于,大约半个小时后,对面酒楼的大门台阶上,走下来几个人。

当中的一个,被周围人如众星捧月一般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裁剪得体的西装,还批了一件大衣,神色之间带着一股子飞扬的姿态。剑眉星目,倒是容光焕发得很。

老孙瞬间回了魂,用力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在地上踩灭,起身,大步就朝着酒楼大门走去。

陈诺看见,老孙手里,提着他平日里一直带着的那个公文包。

走进了那群人,老孙仿佛低声喊了一句什么,还要靠近,中年男人身边就有同伴要上前阻拦。

那个中年男人凝神看清了是老孙,摆摆手,让人放老孙到了跟前。

也不知道老孙和那个中年男人说了些什么,老孙开始看上去还镇定,但说了几句话后,那个中年男人仿佛冷笑着回了两句什么。

老孙忽然就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个东西。

远远的也看不清,就看见仿佛是用报纸包裹好的。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ichen30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3分钟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