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一夜要了六次(小说:我娶了漂亮寡妇,邻居:你可悠着点,毕竟她克死三任丈夫)

“我不会呀!”我立马更没自信了,哭丧着脸说道:“长这么大,我也没追过谁。”

“不会我教你呀!”花寡妇更来劲儿了,一脸兴奋的对我说道:“你听着啊,这女人呐,都喜欢特爷们的男人,你得在丁香面前有自信,够直接,到时候你见了她以后就…”

花寡妇滔滔不绝的跟我说了一大堆,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直说到快十二点了,才终于说完。

不过花寡妇说的这些还挺对我心思,不由自主的我也有了些自信。正跃跃欲试想再跟她请教点的时候,哪成想这家伙开始脱衣服了。

又是脱了个精光,花寡妇一趟,朝着我催了句:“来吧。”

“你没事吧?”我一脸惊讶的忙说道:“这可是在我家!”

“你家咋了?”花寡妇理所当然的说道:“既然是演戏,那也得让你们村人知道咱俩是真的吧?”

“不是,你…”我都要郁闷死了,赶紧说道:“你不让我追丁香吗?那…咱俩又整出那动静,让丁香知道了,她还能乐意?”

“咱俩都两口子了,她能不知道咱俩该整这事?”花寡妇不以为然的一耸肩,又透着股妩媚的笑着说:“今晚咱俩时间长点,没准丁香知道你这么生猛,更被你迷的五迷三道呢。”

“臭不要脸,当谁都跟你一样呢?”我气的骂了句。

“赶紧的!”花寡妇一瞪眼,喝了声:“还要不要钱了?”

没办法,谁让咱卖给花寡妇了呢,也只能又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上去。

这一晚,花寡妇叫俩钟头…

第二天起来,都快晌午了,洗漱过后,我妈喊我说:“小果,去小卖部买袋大虾仁来,妈给你们包饺子。”

我答应了一声,出了家门,往小卖部走的时候,难免碰见个熟人打招呼。

可哪成想,每碰到个村里人,都一脸暧昧的跟我说些奇怪的话。

“小果,注意点身子,悠着点儿。”

……

我们村没花家杖子那么大,而且我家那老房子也一点不隔音,估计全村都听见了。

这把我臊的呦,脸上火烧火燎的,一路上始终低着个头,见个人就躲。

总算到了小卖部,一头钻了进去,一看丁香妈正往货架子上摆货品,丁香坐在柜台里磕着瓜子。

我们村就一个小卖部,就是村长家开的。

“呀,小果来了。”

丁香妈一见我,就忙打招呼,丁香却斜了我一眼,把头扭到了一边。

“婶,买袋虾仁。”我瞅着丁香,朝丁香妈说了句。

“丁香,给你小果哥拿虾仁。”丁香妈朝着丁香喊了一嗓子。

“恶心!”丁香却瞪了我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站起来就往外走:“自己拿,我有事。”

“死丫头!”丁香妈骂了句,到冰柜里拿了虾仁递给我,竟也一脸关心的嘱咐道:“小果,你那个媳妇是挺漂亮,可你也得悠着点,毕竟她可是死过仨丈夫…”

“婶,我先走了!”我满脸通红的赶紧打断了丁香妈的唠叨,给了钱就落荒而逃。

出了门,看到丁香还没走太远,想起花寡妇那些话,我情不自禁的就跟了上去。

“老跟着我干嘛?”

一直跟到村南晒谷场,丁香突然一回头,满脸娇怒的喊了一嗓子。

“没…没跟…”

“还说没跟?”丁香指了指我家的方向,又指了指晒谷场,冷着俏脸的又喝道:“你家在哪儿?这是哪儿?”

“我…那个…”我一时笨嘴拙舌的不知道该说个啥,结巴了半天,才问了句:“丁香,我招吧你了?你咋…这不待见我?”

“没招吧我,也谈不上待见不待见。”丁香又是一扭头,气哼哼的说道:“就是瞅见你烦。”

“为啥?”

“不为啥!”

我又没话说了,和气鼓鼓的丁香对视了好一阵,才想起花寡妇教给我的那些招儿,当下忙直接问了句:“丁香,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咋那不要脸呢?”丁香的小脸刷一下就红了,而且看起来有点慌,却依然绷着个脸,气急败坏的对我骂道:“我喜欢猫,喜欢狗,也不会喜欢你个倒插门!”

一见丁香这神色,我感觉花寡妇说的应该没错,当下更增添了几分信心,呼了口气,鼓起勇气的对着她就说了句:“可我稀罕你!”

“啥?!”

我这话一出口,丁香当时就呆住了,张着小嘴,瞪着眼睛瞅了我半天,突然又是一个激灵,小脸红到了脖子根,一脸惊慌失措的指着我就骂:“刘小果,你…你二皮脸,咋敢说这话?你…耍流氓…”

“哇”的一声,丁香一咧嘴竟哭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ichen30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00)
上一篇 2022年9月28日 17:24
下一篇 2022年9月28日 17:30

相关推荐